【新闻广角】看病的戾气从哪里来?

编辑:小豹子/2018-07-04 22:05

  编者按

  3月23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患者李某因对医生的医疗建议不满,持刀向4名医生行凶,致一死三伤。

  去年9月15日,北京同仁医院,该院耳鼻喉科主任徐文被自己治疗过的患者砍成重伤。

  原本应该是鱼与水的双方,为何变成了屠刀相向?挂号难、大处方、缺乏信任……任何一根导火索,都可能引爆医患矛盾这颗“炸弹”。为了保证医生安全,不少医院都配备了钢盔、钢叉、警铃等防护设备,但在医患关系尖锐对立的今天,我们不得不问一句:这些设备或许能护得医生周全,但能带来患者的心平气顺吗?

  心病还须心药来医。病人看病的怨气究竟从哪里来?应对这股怨气是提防还是疏导?如何化解就医过程中产生的暴戾之气?连日来,本报记者在哈尔滨市的几家医院进行了走访,通过观察、聊天、跟踪,试图寻找患者看病过程中最不满意的地方,以从源头上探究症结所在对目前的医患关系而言,找到结,方能解。

  难以煎熬的等待

  一段时间以来,红霞总是觉得腰有些不太舒服,为了保险起见,她决定到哈尔滨骨伤科医院检查一下。

  为了尽快看完病,红霞早晨8点不到就到医院排队挂了专家号等待问诊。红霞排在第5位,她估计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完成看病。果然,半小时不到,她就坐在了医生的办公桌前。

  “哪里不舒服、站起来我看看、这儿疼吗、这儿呢……”5分钟不到,医生就坐回到办公桌,一边低头写字一边对红霞说:“把衣服穿好,去拍个片子检查一下。”

  红霞本想跟医生商量一下是否可以不拍片子,但转念一想,来都来了就好好查查吧。在交款之后,她来到了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CT室,这里早已经挤满了人。让红霞没想到的是,这家以骨科见长的医院门诊竟然只有一台CT,每次操作室一开门就会有一批患者冲上去争抢着把交款单据塞到负责拍片兼出来喊号的医生手里。而在门前等待时,一些腰痛的患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几位有腿病的患者又想坐得离检查室近点儿以便医生喊号时能快点儿进去检查,却又害怕一波一波的“人潮”碰到他们本来已经受伤的腿。

  在等待了两个多小时后,红霞终于走进了检查室相比之下,她比那些下午才能拍上片子的人幸运多了,又等了一个小时,赶在医生午休前,红霞拿到了片子。“问题不大,有点儿轻微的腰间盘突出,睡硬板床,平时注意保护,我给你开点儿药。”医生一边低头写字一边对红霞说,又是不到5分钟。

  为了医生10分钟的诊疗,红霞等了3个多小时,对此她无奈地说:“到医院看病不是逛公园,大家都挺难受的,谁在这儿等时间长了都心烦。这么看病,没病都快等出病来了。”

  “心理疏导对于医患双方而言都很重要。”黑龙江工程学院心理健康指导中心杨晓梅主任对此指出,医院可以考虑吸引具有社会工作、心理咨询、医学背景的志愿者辅助医生工作,由志愿者来承担一些疾病治疗的宣传工作,减少医生的繁杂事务,让他们有更多精力投入到疾病治疗的关键环节中,同时医生在看病过程中对待患者也应该更温和、更耐心一些。

  杨晓梅主任还表示,作为患者在治疗期间要积极了解相关知识,积极配合医生,因为治病不只是生理上的治疗,还有一个心理上治疗的过程。“在人的一生中,别人都是协助者,我们自己是自助者,自助比协助更重要。”

  难以解除的猜疑

  春节过后,李峰觉得肠胃总是有些不舒服,老是有肚胀的感觉。

  “反酸吗?恶心吗?打嗝吗?都没有,那你也没病啊。”一番询问后医生给出了这样的结论。听李峰说,有时候饭后不舒服,但活动活动就好了,医生又得出结论:“你可能是胃肠动力不足。”说完,医生拿起处方单开了药。

  “你去拿药,回来我告诉你怎么吃。”医生说。

  “告诉我怎么吃?”听了医生的话李峰有点儿糊涂,问道:“大夫,我这情况有什么忌口吗?”

  “你去拿药吧,回来告诉你怎么吃。”坐在看病医生对面的助理医生这样回答,此时,看病的医生已经开始给下一位病人诊治了。

  划价、交费后李峰拿到了六盒药“我需要吃这么多药吗?”李峰又糊涂了。

  回到诊室,李峰把拿出来的药给医生助理看并问:“医生,药开回来了,需要怎么吃?”

  “每天三次,饭前服用。”助理医生飞快地说。

  “什么?您慢点儿,我没记住。”李峰说。

  “拿来,给我一盒药。”说完助理医生一伸手,接下来的情景更让李峰彻底糊涂了。助理医生拿过药盒,在服用说明上画了个圈,说:“这写着呢,每天三次,饭前服用。”

  “既然药盒上写着呢,为什么还要我把药拿回来告诉我怎么吃?是怕我不在你这儿买药吗?”李峰实在想问这句话,但生生憋住了。

  李峰后来找到做医生的朋友并讲述了自己看病的经历,在朋友的详细解释下,他才明白对于这种没有特征的病,医生要根据他自述的情况来进行判定,并按照治疗疗程来给药。“医生给你开的药就是一个疗程的。”这位朋友确定地说,李峰一直提着的心这才放下了。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病人看病不信任医生开出的检查、药品的情况时有发生。

  在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工作的陆医生对此颇感无奈。陆医生在医院的心电室工作,有一次一位病人来做心脏监测,这种监测需要在带仪器的情况下让病人在跑步机上跑步。陆医生按照规定要求病人先做一个心电,对此,病人立刻提出了异议,他认为陆医生是故意在添麻烦。

  “我平时天天锻炼,还要上跑步机,你这不是额外增加检查项目吗?”患者不高兴地说。

  争执半天,陆医生无奈只能答应在不做心电的情况下让病人上跑步机。结果,还没等跑步,带到身上的监测仪器就显示异常,检查显示病人出现了心梗这在心电图上是可以显示出来的。

  白大夫曾经是一家医院放射线科的医生,平时工作十分繁忙,2000年,她患上了子宫癌。

  奔走于各大医院看病的白大夫开始和普通患者一样排队、等待、检查、治疗。现在,她对医生和病人应该如何交流有了更多的思考。

  “以前当医生忙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但后面的病人还是说你磨蹭、拖延。那时候经常想,医生这个工作真是太难干了。”白大夫说,“得病之后,我真正体会到了自己是如何的去病心切,更明白了,病人有时候需要的不仅是科学的治疗,还有一个缓和的语气、耐心的态度、真诚的眼神。”

  “任何工作队伍中都会有品行不端、道德败坏的人,但我自己的经历告诉我,在医生这个群体中,这样的人真的是少数。大家到医院看病,首先就要相信医生,不要总带着怀疑的心态去和医生交流;其次,要和医生多沟通。一些听不懂的问题多问下为什么,每一位有职业道德的医生都会详细解答你的问题。”白大夫说。

  “但毕竟医生是人不是神,手到病除只能是理想,尽量保持一种平和的心理状态,对医生、对患者都有好处。”白大夫说。

  难以承受的花费

  9500元钱一次的PET-CT让哈尔滨市某中学的李老师纠结不已。

  作为国际先进设备,PET-CT在恶性肿瘤筛查方面具有其它设备不具备的优势。尽管前期治疗花了不少钱,但为了治疗效果,儿女们还是坚持要给李老师做一次。听说做一次PET-CT要9500元钱,李老师当时就表示病不治了。最后儿女们不得不谎称:“PET-CT医保能报销一半,剩下的钱我们兄妹几个一分担也就没多少钱了。”听了这个解释,李老师最终勉强答应去做了一次检查。

  其实,李老师不知道,他所在的单位属哈尔滨市医保范围,在PET-CT方面是一分钱不报销的,而黑龙江省级医保却在这方面有一定的报销比例。

  “一样的人,一样的病,为什么省医保报销而市医保就不报销呢?”李老师的儿女对此非常不理解。

  其实,相比之下,李老师还是幸运的,至少他在前期的治疗中已经从医保上借力不少无论是手术还是后期治疗,每次住院都可以按照一定比例进行报销。和李老师同一个病房的肖老师就没那么幸运了,肖老师来自黑龙江省的绥化市的一所中学。

  “从发现病到现在,我都花了20多万了,我们那里的医保最高就给报2万元钱。你花5万报销两万,花20万还是报销两万。”见到肖老师的时候,他正在和妻子对着抹眼泪。想想正在上大学的孩子,想想自己的病,肖老师说,他的心里“一点亮光都没有”。

  对于肖老师的处境,同为老师的黑龙江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刘丽伟教授也十分同情,谈及为什么我国现在的医保待遇不平均问题,刘教授分析认为,医疗保险改革已经历多年,“全民医保、城乡统筹”的愿景实现,是需要大笔资金投入的,这对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来说绝非易事。

  刘教授表示,看病难、看病贵是社会各界一直关注的问题,形成今天这个局面,并非医院、患者、家属、药厂、医疗保险机构或政府单方面的过错。医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疗体制改革一直在进行,以药养医政策的争议一直存在,医患信息不对称也并非中国所特有,问题是如果处在一个互不信任、缺乏诚信机制的土壤里,制度漏洞百出,处处体现出利益机制的不平等、不公平,那么医患矛盾就会加剧,甚至产生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