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杰克逊,被神化又被妖魔化的人

编辑:小豹子/2018-06-23 13:17

  中国新闻周刊:杰克逊,被神化又被妖魔化的人

  搜索华尔兹:与迈克尔杰克逊有关系的9个人(图解)

  点击加入:杰克逊粉丝汇

  迈克尔·杰克逊走了,他和那些他曾经创下的传奇,终于成为了神话。也许永远没有人能复制。 全球的人都在哀悼这个当之无愧同时也备受争议的音乐天才,尽管所寄哀思各有不同。 在中国,他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而在美国,他是陪伴成长的“坏小子”,但不论如何,迈克尔·杰克逊都是那个时段不可取代的流行文化标识。

  从猫王、列侬,到迈克尔·杰克逊和麦当娜麦当娜所有音乐专辑,从二战结束时起,以世界领袖自居的美国意气风发,连同他们制造的超级明星,主导着世界流行文化的风向标。迈克尔·杰克逊便是其流行文化工业生产线的巅峰出品。

  当迈克尔·杰克逊走红时,中国开始睁眼看世界;迈克尔·杰克逊去世的今天,中国已经习惯了世界。20世纪90年代起,互联网的出现给人类社会带来了空前未有的大变局。当中国的歌迷和全球同步纪念迈克尔·杰克逊的时候,世界已经具备了这种可能:21世纪的某一天,当一个孩子开始自己的明星历程,无论他或她是在美国的洛杉矶、爱尔兰都柏林的郊区、埃及的地中海沿岸还是中国云南山区里的某个小镇,将获得比迈克尔·杰克逊的时代更加平等的起点和发展空间。

  记者目击:与迈克尔的最后告别

  流行音乐界内很多人说,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但这一天来时还是让大家震惊和悲伤

  本刊记者/张炜(发自美国洛杉矶) 6月25日约14:20,美国“名人新闻网”TMZ率先报道"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猝死的消息。随后,噩耗迅速得到主流媒体的证实。

  美国各大电视台相继中断新闻报道,插进关于杰克逊被急救车送进医院的突发新闻。《洛杉矶时报》是第一家报道迈克尔·杰克逊去世消息的主流媒体。但这个消息至关重大,其他媒体都不敢轻易援引和相信。CNN十分慎重地报道说:刚刚收到消息,《洛杉矶时报》 报道迈克尔·杰克逊死亡,但CNN 还没有得到对这个消息的确认。

  那一天,一直占据美国媒体明星位置的总统奥巴马被暂时冷落了;同一天,德国总理访问美国,媒体几乎没有任何报道;吸引了全球关注点的伊朗,也被铺天盖地的迈克尔·杰克逊的报道压住了声音。 25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 15时许,大批媒体记者和歌迷闻风拥到这起突发事件的风暴中心--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迈克尔·杰克逊在心脏停搏后被紧急送往这里。十几辆电视转播车挤满了道路两旁,数架电视台的直升机在医院上空盘旋;一辆辆警车呼啸而至,近百名警察在现场严阵以待。 16时左右,医院大楼附近的草坪上已经聚集了数百名媒体记者和焦急的歌迷。几十个话筒簇拥在一起,十几台摄像机摆开阵势;摄影记者忙着在现场捕捉镜头;文字记者席地而坐用电脑或手机抢发新闻。大家在现场焦急地等待院方发言人公布最新消息。 不久该中心的医生正式宣布,这位50岁的前流行乐坛巨星不治身亡。

  震惊之余,现场许多歌迷依旧不愿相信这位偶像巨星已经辞世,他们不停地向在场媒体记者求证死讯是否属实。现场一名ABC电视台记者告诉一位年轻的非裔女歌迷:"是的,很不幸,院方已经证实迈克尔去世了。“天哪!我太难过了!迈克尔,我爱你!”一些歌迷不禁掩面而泣。 挤在人群中的14岁女孩阿利娜说,她跟随父母赶到这里,希望了解真相,更希望能见到迈克尔最后一面。她的父母是迈克尔的忠实歌迷,阿利娜深受影响,她认为迈克尔很伟大,他为全世界的儿童和这个地球作出了贡献。

  17时左右,院方突然改变主意,将新闻发布会的地点改在医院行政大楼内。数百名记者和歌迷迅速涌向大楼正门。面对汹涌人潮,院方担心事态失控,紧急关闭大门,将人群拒之门外。“迈克尔,我们爱你!”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呼喊声。 越来越多的歌迷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医院门口,一些歌迷举着简陋的标语牌和迈克尔的画像表达哀悼:“迈克尔,安息吧!”“我们永远爱你,迈克尔!”“迈克尔不朽!” 一位自称是“快乐女王”的非裔妇女一边落泪,一边冲着医院高喊迈克尔的名字,她说曾得到迈克尔的帮助,他全家都是好人。

  一位歌迷手持IPOD音乐播放器在现场播放迈克尔·杰克逊的《拯救世界》(Heal The World)、《真棒》(Bad)、《颤栗》(Thriller)等经典歌曲。许多歌迷和着音乐节奏、模仿迈克尔的"月亮舞步",在医院门外载歌载舞,以寄托对天王辞世的哀思。

  18:45,一架直升机载着迈克尔·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杰克逊的遗体飞离医院。聚集的媒体记者和歌迷逐渐散去,但又有许多歌迷赶赴医院,他们自发在医院大楼外燃起了蜡烛,献上鲜花,一张张纪念卡片上写满了歌迷的哀悼。

  与此同时,在迈克尔·杰克逊租住的荷尔贝山庄豪宅外、在杰克逊家族位于恩西诺的住宅处,点点烛光映照着一簇簇鲜花、一张张画像和卡片,表达着歌迷的追思。 26日-好莱坞星光大道 “迈克尔虽然已经走了,但他还在这里,我们永远记得他。”歌迷泰雷尔站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指着“迈克尔·杰克逊星”意味深长地说。 从天王辞世的当天晚上开始,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星光熠熠的2386颗明星中,“迈克尔·杰克逊星”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迈克尔·杰克逊星”位于中国剧院的门前,地处好莱坞星光大道的核心地带。1984年,正当“流行天王”声望如日中天的时候,迈克尔·杰克逊星被正式安放在这里,与其他星星不同的是,这颗五角星的中央是一张金唱片。

  从26日开始,这里成为歌迷自发悼念迈克尔的主要场所。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个点缀着黄玫瑰的花圈竖立在星前,玫瑰、百合、菊花等鲜花摆放在周围;各式蜡烛和毛绒熊猫、泰迪熊等儿童玩具堆放在一起;照片、海报、纪念卡、气球上写满了哀悼的话语,祭奠物品已经高高堆起,其中还有一本《古兰经》。迈克尔·杰克逊星的五个角已被湮没,只露出迈克尔的姓名和中间的金唱片。 前来悼念的歌迷越聚越多,媒体也蜂拥而至。各种肤色、不同种族的歌迷排起长长的队伍,一直延伸到柯达剧场门口,足有百米长。警方不得不增派警力维持现场秩序。 为了防止拥挤,警察每次只放行十人左右通过,并限制歌迷在"迈克尔·杰克逊星"前的停留时间。歌迷们来到"迈克尔·杰克逊星"前,默默地悼念,许多人用相机或摄像机记录这个特别的场景。一些歌迷在现场潸然泪下。

  非裔妇女苏珊带着一群未成年的孩子来到现场,苏珊噙着眼泪说:“迈克尔走了,我们全家都很伤心,我要让孩子们都记住他,他是一个伟大的歌星。” 中年男子马克身穿白色T恤,上书“我们热爱迈克尔·杰克逊”几个大字,刚才他还在柯达剧场门口和着迈克尔的歌曲载歌载舞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现在他来到迈克尔星前,黯然神伤,他亲吻了一下手中的鲜花,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三束鲜花依次摆放在迈克尔星旁。 从迈克尔辞世的当晚一直到周日(28日),前来星光大道凭吊迈克尔·杰克逊的世界各地歌迷络绎不绝。 程晓鸿对此文也有帮助

  他始终想做更满意的自己。迈克尔·杰克逊的后期,他干燥得掉渣的古怪面孔上的古怪笑容后面,浸着血,滴着泪,让人一望心酸。

  6月26日这天,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一些中年妇女可能会因为悲痛而泪崩晕厥,如果她们就是当年那些在迈克尔·杰克逊演唱会上一个接一个因为幸福而泪崩晕厥的女孩。

  独一无二的迈克尔·杰克逊突然从这个人世间消失了。这个消息震得人无语。 如果迈克尔·杰克逊的形象只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世界巡演时期的辉煌,可能此时他只是作为一个受人尊敬的艺术家被缅怀,对他的离去人们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复杂感喟,如鲠在喉。而那些让人难以下咽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如果没有那50场催命的演唱会,迈克尔·杰克逊会不会离开得这么突然,这是一个显见的压力源。而如果没有演唱会呢?那么他那些债务,传言是5亿,欠债5亿美金又意味着什么? 迈克尔·杰克逊只是流行之王,不是众神之王,他品味压力的路程完全无异于你我。

  记得在一支MV里,迈克尔·杰克逊的皮肤已经完全变白,裹着古希腊的白纱,就像一个天神,徜徉在天堂花园。现在看来,这个形象是多么的反讽。因为在迈克尔·杰克逊曾经居住过的人世间,没有谁会比他更像一个人类--当世界的聚光灯打在这个孤独的身影上,照出来一样东西让人又怕又爱,那就是--惨烈的人性。 在某一领域神话般的成就无法成为解决其他问题的替代。拍电影失败、婚姻生活失败、舞台上光芒万丈的迈克尔·杰克逊在其他一些方面可以毫无争议地胜任一个LOSER的形象。成功并不对等着自我的认同,令大众仰视甚至神视的成功者中,对自己并不满意的比比皆是,但是,还没见过哪个成功者对自我的不认同会如迈克尔·杰克逊一样强烈。 伴其一生近乎疯狂的整容,就像一纸自我否认的自白书,随时任人查阅。迈克尔·杰克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逊的后期,他干燥得掉渣的古怪面孔上的古怪笑容后面,浸着血,滴着泪,让人一望心酸。

  还有曾经深深污损了迈克尔·杰克逊名誉的,对儿童超乎常人的偏爱,不难推论出他有一个充满缺憾的童年。这与整容有很大一个交集:这个5岁成名的艺人曾在Opera的节目上承认,因为从小受父亲的虐待,且痛恨他拈花惹草的作风,为了避免以后照镜子时看到父亲的影子,他决定彻底改变自己的容颜。

  然而,正如收养再多的儿童也无法为自己更换一个生父,才华横溢也赦免不了与生俱来的人种"原罪";一生超过3亿美金的慈善捐款、2次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同样买不到世人的宽厚对待。迈克尔·杰克逊的光芒和善举无法把他托入天堂,而桩桩件件无从遮掩的丑闻和污点,恶行怪状,也不会将他拖进自我沦丧的地狱。所谓人性中包含的精神、生物、社会三个方面,迈克尔·杰克逊悲凉地恣肆在每一样的两极,犹如一根刺刺燃烧的引线,终于在他50岁的某日引爆了命运的黑火药。

  人永远比天神可爱,就在于他们充满了弱点,充满了必须笑对的无能和限制,却又永不疲倦地追求完美。而迈克尔·杰克逊,一个自我形成的伟大怪胎,正是一枚人性的标本。文/曹红蓓